咕咕咕咕

江周真好吃

我 的 文 为 什 么 发 不 出 来   @LOFTER小秘书


帥不過三秒:

赶个大头出来等零点!!!

爱鹅护鹅人人有责!!周泽可爱17岁生日快乐!!!!超喜欢你(嚎

#江周#我的学生是匹狼

柒月柒日长生殿:

文不对题系列——




周泽楷很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


他,一个安安静静的高中数学老师,怎么会被一个学生缠得头痛。更奇怪的是,每次这学生一接近他,就会让他惊恐不已,心脏狂跳不止。




老师害怕学生?这是什么事儿嘛。




讲道理,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哪儿惹到了他,或者说——自己有什么不对那学生口的地方。




那个叫江波涛的男生。




太奇怪了。




周泽楷有一种作为食草动物的自觉,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江波涛掩藏在那温润外表下的狼性。




好巧,就是他的天敌。




这种直觉向来很准,这次也一样。




所以,在被人堵在楼道口难进难退时,周泽楷已经提前给足了自己勇气。




开完笑,他一个老师,还会怕学生吗?




会。




“小周老师。”江波涛笑眯眯地,手中擒着一个本。封面上隐隐透出来一个“数”字。




“叫周老师。”周泽楷下意识道。




说来也是奇怪,所有学生私下称呼老师要么是直呼其名,要么是“老白”、“老乔”之流,也毫不论他们的年龄。只有他的学生,不管是当面还是私下,都习惯称呼他为“小周”,几届一来一直如此。也让周泽楷养成了调称呼这种习惯。




“周老师太生疏了。”江波涛又进了几步,倚在墙上,“还是小周老师好,听起来又年轻,又亲近。叫起来还顺口。”


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


行行行,你厉害,你能说,随你随你。




“小周老师不问我找你什么事吗?”




周泽楷懒得说话,指了指江波涛手里的本。




“真聪明。”




周泽楷一脸黑线。这哄小孩的口气是怎么回事?哪儿有学生跟老师这么说话的?




周泽楷不想理他,言简意赅直接道:“交不交?不然走了。”




江波涛瞪大眼睛,捂住心口一副受伤的模样道:“老师你好凶!”




凶的就是你!




周泽楷瞪眼,配合着他的所谓“凶神恶煞”。




而周泽楷这边一瞪眼,江波涛那边立刻便缴械投降,“好了好了,老师我交。”




江波涛才乖乖递过去自己的本,内心却已经经历了了三百六十回口水大战。




“你就应该趁现在冲过去强吻他,然后告诉他我喜欢你!”小恶魔如是说。




“怎么可以!”小天使一声惊呼,“怎么可以对老师这么做!”




“但是你看他的表情!明明那么可爱,这不是在索吻这是在干什么?”




“但是他是老师啊!”




“好了好了别说了,我知道他是老师——”江波涛被烦到完全失了耐心,抄起手中的作业本意欲赶走这烦人的两只。




周泽楷:Σ(っ °Д °;)っ




默默把手收回来。




这孩子怕不是有毛病。




“我还有事。”周泽楷从江波涛和扶手间的夹缝里挤了出去,一溜烟儿地跑了。




江波涛还愣在原地。




“诶,周老师好。”




江波涛抬头望上去,见到周泽楷正对杜明点了点头。




后者也同时低下头,发出一声惊呼:“诶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


杜明顺着楼梯往下走,江波涛则盯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。




“想跟小周套近乎,又失败了。”江波涛叹气,“我刚刚全程表演一个表里如一的可爱苏,没想到还是没憋住,把人吓跑了。”




“……啊?”




“笑得我嘴都是僵的。”江波涛揉着自己的嘴角,“演技还是不到家啊。”




“你为啥要演这个?”杜明有些奇怪,“小周是喜欢那种白切黑的人吗?我看你……中和一下,就是个白切灰。”




“我记得他说过喜欢这类型的。”江波涛扶额,“每一次发现对方的隐藏属性都会很欣喜。这是我从他本上偷偷看到的。”




“那你……”杜明拍了拍江波涛肩膀,“加油。”




“我想……”江波涛欲言又止。




而一边成功逃脱的周泽楷却是长松了一口气。手臂撑在墙上捂着心口。




感觉……很奇怪。




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松了一口气,却隐隐觉得有些失望。明明对于食草动物来说,每一次逃脱都算得上是重生……




不过,也没那么严重。




周泽楷想着,强行把内心翻滚着的想法强压了下去。




平常心,平常心——




“老师躲在这里干什么?”




周泽楷刚放下的心,现在又被提起来,悬在了8844米的高空。




怎么还追过来了。




“没躲。”周泽楷无奈地转过身来,看向来人。




江波涛站在周泽楷身后,就看着他转过来。实在是江波涛自制力强,现在脑子里还能留上一句“他真好看”之外,稍微抵抗力弱一点的,此时怕是就要扑上去了。




实在是对不起。




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。




这是江波涛眼里的周泽楷。




可他不知道的是,在周泽楷看来,江波涛也是好看得紧。




少年的戾气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消散得悄无声息,周泽楷见多了年少轻狂,可唯有江波涛不温不火,甚至能在他着急上火时平复他的心情。




周泽楷不是外秀的人,当然也会被相似的有机物吸引,最终融在一起。




他一直头疼着,“嫌弃”江波涛的“粘腻”。可他却没发现,两人根本就是磁铁的两极,根本不是谁靠近谁就能解决的。




此时的江波涛歪头看着周泽楷,周泽楷也盯着江波涛。




不知为何,周泽楷突然想起之前听到过的一句话:如果心跳加快,不是生理疾病就是心理疾病。生理疾病要去看医生,心理疾病要去亲亲喜欢的人。




心率加快,一定是因为刚刚跑上来。




想来严谨的数学老师这次却自动忽略了x的正解,转向了错误答案。




“小周老师。”江波涛笑着,却没有丝毫故意装出来的牵强,“其实,我喜欢你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其实我也是。




可这怎么能说出口?




“老师,你别跑。听我说。”




江波涛伸手堵住了周泽楷的去路,强迫他盯着自己。




周泽楷从江波涛眼中看出了紧张,却伴随着坚定。




“我喜欢你,不是一时兴起。这是经过深思熟虑和自我剖析的。我听过许多关于‘喜欢’的定义,却发现每一条都适合想着你的自己。我没有把你当成老师,我只是,只是……只是喜欢一个人,他叫周泽楷。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,这份感情……是真的。”




江波涛紧张得睫毛都在颤抖。周泽楷看在眼里,强忍着没笑出来。




“乖。”周泽楷微微勾了勾唇角,拍拍江波涛的头。




然后看着江波涛的眼神迅速暗淡下去。




接着一个熊抱扑上去,在江波涛心口使劲蹭。




真感慨,刚才还避之不及的人,此刻就在怀里。刚刚还长叹的所谓狼子野心,此刻却十分开心地听着,那声音鼓噪耳畔,只为自己跳动。




鲜活的。




“小周老师。”江波涛闷闷的声音传来,“你差点吓死我。”




周泽楷嘴角弯着,实在是收不回来了。



江周-五月的风(7)

*私设校园江周,江波涛比周泽楷大两届。
*ooc有,糖有,文笔无
*随缘更,最近难产,慎入

  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忌口,我就随便买了点儿,你看着吃点吧。”一推门,果不其然小学弟还孜孜不倦地演算着,身旁的演算纸也是一张又一张,越堆越高。果然这次出得太难了啊,江波涛无奈地笑了笑,走过去拍了拍小学弟的脑袋:“别算了,来吃饭吧。”

“哦,好。”沉浸在数独中的周泽楷冷不丁被打断,脑子还有点懵,回答完也呆呆地坐在地上,呈45º角仰望江波涛,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干什么。

  好...好可爱。江波涛看着小学弟,一下竟不知道说什么。周泽楷这个举动一下戳中了江波涛奇奇怪怪的萌点,在江波涛眼里,这简直就是犯罪。

  周泽楷也没愣太久,一下反应了过来,迅速起身。这才发现社长的脸泛上了一层奇异的红,整个人也变得硬邦邦的。

...难不成出去了趟就中暑了?这天...好像也不是很热啊。仔细端详了一下社长,周泽楷用他认为最温和的口气关怀了一下社长。

  “——需要藿香正气水吗?”

  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  我是鸽手,快乐的鸽手,咕咕使我快乐。

 随缘更。

  

开学停更。尽量周更,抱歉。

啊!!!!!我再也不想写长篇了!!啊!!!!!!我不想更文我想咕咕!!!!我四自由的鸽子!!!!!!啊!!!!咕咕咕咕咕咕!!!!

江周-五月的风(6)


*私设校园江周,江波涛比周泽楷大两届。
*ooc有,糖有,文笔无
*随缘更,最近难产,慎入

   听了江波涛的话,周泽楷一愣。刚刚江波涛说那么多废话...原来是在考验他?

  不管了,做题要紧。周泽楷拿起笔,试图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抛之脑后。可笔尖却顿在了同一个地方,迟迟没动笔。十分钟过去了,卷子上还是空白一片。

  “——怎么回事?”周泽楷晃晃脑袋,让自己清醒一点。这是周泽楷唯一一次拿起笔却无从下手。

  这家伙出的题还真有些难度,能让他过了这么久还没思路的题目,也就只有世界级的题了,难道这位学长对数独的研究已经如此之深了吗。周泽楷皱了皱眉,深吸一口气,有些急躁地拿过一旁的演算纸开始计算。

  这一算,就算到了天黑。

  江波涛办完事回到社团,已经是深夜了。原以为周泽楷肯定耐不住寂寞回家去了,结果一推门就看到满地的演算纸。哦,还有一个奋笔疾书的小朋友。

  “...我说小周啊,你看着天都黑了,你怎么还在这算呢?”

  “等等,做题。”听到江波涛的声音,周泽楷冷不丁地一抖。江波涛扶额,小朋友显然是算得太投入了,没听见他的开门声,突然听到他的声音,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好吧,那你慢慢做,我先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看着周泽楷这副模样,不用猜他肯定没吃饭,还真是个执着的学弟呢。江波涛望向周泽楷,小学弟坐在垒得高高的的演算纸中间,乍一看,他就跟演算纸融为一体了一样。周泽楷头顶那根呆毛依然顽强地翘着,和它的主人一个德行。江波涛轻笑一声,转身推开门,给团员买饭去。

  窗外一轮明月悄悄探出个头来,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了。平时有点儿清冷的月光淡淡地洒在少年身上,便觉得有点儿温柔了。

——END——
咕咕咕咕咕我终于更新了!他们俩之间终于有一点小小小小的进展了!
虽然难产但也要加油生鸭(*'▽'*)♪

江周-五月的风(5)

*私设校园江周,江波涛比周泽楷大两届
*ooc有,糖有,文笔无
*随缘更新,慎入
   第二天八点,周泽楷准时到了办公室。

  “小周还真准时。”江波涛又是趴在桌上玩数独,看来爱这个游戏爱得深沉,头也不抬地说:“今天社团没什么事,你就先打打杂吧。正好我这也很久没打扫了。”

  “……?”周泽楷顿时有点不知所措。本以为进入社团后的生活是每天喝喝茶,逗逗鸟,饭后来一套题,睡前研究一下世界级难题,结果想不到江波涛让他干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打扫社团。周泽楷心中期待的小火苗顿时被江波涛无情扑灭了。“好。”毕竟是第一天进社团,周泽楷也不能什么事也不做,虽然做的事与他期待的有所出入,但还是点了点头,认命地拿起抹布开始打扫。

  江波涛一边做数独一边和周泽楷闲聊:“小周啊新学期有什么打算吗?”“没。”周泽楷遇到了一块特别难擦掉的污渍,正在用吃奶的力气蹲在墙角擦,没空理会江波涛,回复也是单音节,摆明了不想说话。但江波涛好像觉察不到似的,嘴巴不停继续讲。

  “——诶小周你长得这么帅肯定有一大帮迷妹吧?”

  “小周你暑假打算去哪旅游吗”

  “小周你怎么不说话呀,我告诉你数独特别好玩,你有机会也可以试一试。”

  “……”周泽楷终于在江波涛的唠嗑声中整理完了最后一个文件夹,心想团长怎么跟隔壁班的黄少天似的,开口说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:“团长,好了。”

  “不愧是小周,办事这么有效率。”江波涛又是一阵猛夸,纵使周泽楷脾气再好,也听不下江波涛的碎碎念了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:“接下来我要干什么?”

  江波涛也没多说,给了他一叠纸。周泽楷伸手接过,仔细瞧了瞧:“这是……?”

  “刚刚我出的数独题,想让你也体会一下数独的乐趣。”原来刚刚那么久江波涛一直是在给他出题。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笔和纸,显然早已做好做题的准备。江波涛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眉头轻轻一挑,笑道:“小周还真是早有准备,我先出去一趟,你待在这好好做题,做不出来可以找我哦。”“不用。”周泽楷从小到大就没遇到过自己想不出来的题,果断拒绝了江波涛的好意。

  江波涛微微一笑:“能做出来是最好,小学弟我看好你哦。”周泽楷低头不语,只管做题,显然又把江波涛给屏蔽了。

  “一会见。”江波涛把门带上,“你的专注力很好,是块学数学的料子,数学社团欢迎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 ——END——
我的马鸭他们怎么进展这么慢!!!为什么还不去结婚!!!!!

江周-五月的风(4)

  *私设校园江周,江波涛比周泽楷大两届。

  *ooc有,糖有,随缘更。

  *剧情烂,文笔渣,慎入。

   周泽楷正看着桌上的数独,恍然听见社长略带惊讶的声音:“小学弟?你怎么有兴趣来我们社团啊?”

  这下周泽楷不用看脸就知道了,脑子里顿时都是那句“缘,妙不可言”。这么巧合的事竟然偏偏被他给碰上了,耳尖一红就要朝外走。但周泽楷走到门口,忽而又想起这个暑假他如果不进数学社团,就真的只能宅在家里了,耳朵不禁更红了一些。再三斟酌,还是决定先留下再说。

  “我来,做题。”周泽楷干巴巴说出这句话,经过上一次的接触,江波涛已经习惯了周泽楷惜字如金的说话方式,笑眯眯地从办公桌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套试卷,连带着演算纸、水笔、铅笔、直尺、圆规、计算器一起递给了周泽楷。

  我靠,准备得还真充分。这次周泽楷表情都有点绷不住了,眼角抽了抽,双手接过了试卷,并在心里给江波涛打上了“怪人”的标签。

  可几天以后,江波涛在周泽楷心里不仅仅是“怪人”了,已经上升到了“魔鬼”。

  没错,周泽楷通过了这场考试,这也在他的意料之内。但是江波涛啧啧称奇,考试结果出来后带着他的试卷到处宣扬这是根好苗子。

  暑假在社团打工的事就这么定了,时间是每周一到周五,工资初步定在四百到五百。周泽楷对于赚多少钱倒不是太上心,江波涛便也没多提。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,江波涛拿起那张数独纸,准备回家了。

  周泽楷却叫住了他:“学长,可以从明天开始吗。”“当然可以。”江波涛万万没想到这小学弟竟然这么积极,本来从下周一开始在社团帮忙是打算先给他几天缓冲期,眼神一扫又看到周泽楷眼里隐隐的期待,微微诧异一番也点头准许了。

  ——END——

  总觉得写着写着就往奇怪的方向去了_(:з」∠)_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不坑了这篇文的!(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写到(4)

  

江周-五月的风(3)

  *私设校园江周,江波涛比周泽楷大两届。

  *ooc有,糖有,文笔无。

  *随缘更,慎入。

  听到这个要求,周泽楷沉默了几秒。随后微微仰头,双眸一弯:“好。”

  校友节结束后,随之而来的就是中考。中考对其他学生而言无疑是人生的转折点之一,而对年年全市第一的周泽楷来说,倒和平常的月考没什么两样,无非是规模更大而已。就算中考发挥失常,没达到分数线,市一中每年都有几个特招名额,看在周泽楷平时如此优异的成绩上,也会破格录取,这样一来,进入市一中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  带着些许燥热的风抚过周泽楷的脸,这是属于夏天的气息。 周泽楷果然不负众望地考入了市一中。中考过后,是所有学生期盼的暑假。许多考完试的学生都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去放松放松,不管考试成绩,先好好地把考试的压力释放出去。

  周泽楷确却是个例外,也是,他对考试没什么压力,对这个阶段少年所热衷的事物也没什么兴趣,感兴趣的东西,除了世界级的难题就是打败江波涛了。所以在考试结束后,他没有第一时间去释放压力,而是选择了到当地的数学社团当志愿者。

  数学社团的名字很奇怪,叫“九点水社团”,似乎有着特殊意义。周泽楷也没多管,无视了身后的迷妹团和奇怪的社团名,径直走向了社长办公室。加入社团的方式很简单也很奇怪,只要做完社长出的试卷即可。但因为数学属于小众爱好,这个社团也是长年冷冷清清,亏得社长还一直坚持了下来。周泽楷脑子里乱乱地想着,走进了办公室。

  “——报告。”周泽楷抬手敲了敲门。

  “请进。”社长低着头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周泽楷皱了皱眉,只觉得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,却又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是谁。

  可能是记错了吧。周泽楷暗暗的想。

  这时社长抬起了头,周泽楷先看到了被他压在手下的一张纸,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格子,还有被涂掉的一个又一个数字。

  原来是数独。周泽楷又暗搓搓地想到。

  
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...写着写着写出了玛丽苏的感jio(?)
不管了就这样吧。
佛系龟龟_(:з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