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咕

江周真好吃

#江周#我的学生是匹狼

柒月柒日长生殿:

文不对题系列——




周泽楷很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


他,一个安安静静的高中数学老师,怎么会被一个学生缠得头痛。更奇怪的是,每次这学生一接近他,就会让他惊恐不已,心脏狂跳不止。




老师害怕学生?这是什么事儿嘛。




讲道理,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哪儿惹到了他,或者说——自己有什么不对那学生口的地方。




那个叫江波涛的男生。




太奇怪了。




周泽楷有一种作为食草动物的自觉,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江波涛掩藏在那温润外表下的狼性。




好巧,就是他的天敌。




这种直觉向来很准,这次也一样。




所以,在被人堵在楼道口难进难退时,周泽楷已经提前给足了自己勇气。




开完笑,他一个老师,还会怕学生吗?




会。




“小周老师。”江波涛笑眯眯地,手中擒着一个本。封面上隐隐透出来一个“数”字。




“叫周老师。”周泽楷下意识道。




说来也是奇怪,所有学生私下称呼老师要么是直呼其名,要么是“老白”、“老乔”之流,也毫不论他们的年龄。只有他的学生,不管是当面还是私下,都习惯称呼他为“小周”,几届一来一直如此。也让周泽楷养成了调称呼这种习惯。




“周老师太生疏了。”江波涛又进了几步,倚在墙上,“还是小周老师好,听起来又年轻,又亲近。叫起来还顺口。”


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


行行行,你厉害,你能说,随你随你。




“小周老师不问我找你什么事吗?”




周泽楷懒得说话,指了指江波涛手里的本。




“真聪明。”




周泽楷一脸黑线。这哄小孩的口气是怎么回事?哪儿有学生跟老师这么说话的?




周泽楷不想理他,言简意赅直接道:“交不交?不然走了。”




江波涛瞪大眼睛,捂住心口一副受伤的模样道:“老师你好凶!”




凶的就是你!




周泽楷瞪眼,配合着他的所谓“凶神恶煞”。




而周泽楷这边一瞪眼,江波涛那边立刻便缴械投降,“好了好了,老师我交。”




江波涛才乖乖递过去自己的本,内心却已经经历了了三百六十回口水大战。




“你就应该趁现在冲过去强吻他,然后告诉他我喜欢你!”小恶魔如是说。




“怎么可以!”小天使一声惊呼,“怎么可以对老师这么做!”




“但是你看他的表情!明明那么可爱,这不是在索吻这是在干什么?”




“但是他是老师啊!”




“好了好了别说了,我知道他是老师——”江波涛被烦到完全失了耐心,抄起手中的作业本意欲赶走这烦人的两只。




周泽楷:Σ(っ °Д °;)っ




默默把手收回来。




这孩子怕不是有毛病。




“我还有事。”周泽楷从江波涛和扶手间的夹缝里挤了出去,一溜烟儿地跑了。




江波涛还愣在原地。




“诶,周老师好。”




江波涛抬头望上去,见到周泽楷正对杜明点了点头。




后者也同时低下头,发出一声惊呼:“诶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


杜明顺着楼梯往下走,江波涛则盯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。




“想跟小周套近乎,又失败了。”江波涛叹气,“我刚刚全程表演一个表里如一的可爱苏,没想到还是没憋住,把人吓跑了。”




“……啊?”




“笑得我嘴都是僵的。”江波涛揉着自己的嘴角,“演技还是不到家啊。”




“你为啥要演这个?”杜明有些奇怪,“小周是喜欢那种白切黑的人吗?我看你……中和一下,就是个白切灰。”




“我记得他说过喜欢这类型的。”江波涛扶额,“每一次发现对方的隐藏属性都会很欣喜。这是我从他本上偷偷看到的。”




“那你……”杜明拍了拍江波涛肩膀,“加油。”




“我想……”江波涛欲言又止。




而一边成功逃脱的周泽楷却是长松了一口气。手臂撑在墙上捂着心口。




感觉……很奇怪。




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松了一口气,却隐隐觉得有些失望。明明对于食草动物来说,每一次逃脱都算得上是重生……




不过,也没那么严重。




周泽楷想着,强行把内心翻滚着的想法强压了下去。




平常心,平常心——




“老师躲在这里干什么?”




周泽楷刚放下的心,现在又被提起来,悬在了8844米的高空。




怎么还追过来了。




“没躲。”周泽楷无奈地转过身来,看向来人。




江波涛站在周泽楷身后,就看着他转过来。实在是江波涛自制力强,现在脑子里还能留上一句“他真好看”之外,稍微抵抗力弱一点的,此时怕是就要扑上去了。




实在是对不起。




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。




这是江波涛眼里的周泽楷。




可他不知道的是,在周泽楷看来,江波涛也是好看得紧。




少年的戾气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消散得悄无声息,周泽楷见多了年少轻狂,可唯有江波涛不温不火,甚至能在他着急上火时平复他的心情。




周泽楷不是外秀的人,当然也会被相似的有机物吸引,最终融在一起。




他一直头疼着,“嫌弃”江波涛的“粘腻”。可他却没发现,两人根本就是磁铁的两极,根本不是谁靠近谁就能解决的。




此时的江波涛歪头看着周泽楷,周泽楷也盯着江波涛。




不知为何,周泽楷突然想起之前听到过的一句话:如果心跳加快,不是生理疾病就是心理疾病。生理疾病要去看医生,心理疾病要去亲亲喜欢的人。




心率加快,一定是因为刚刚跑上来。




想来严谨的数学老师这次却自动忽略了x的正解,转向了错误答案。




“小周老师。”江波涛笑着,却没有丝毫故意装出来的牵强,“其实,我喜欢你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其实我也是。




可这怎么能说出口?




“老师,你别跑。听我说。”




江波涛伸手堵住了周泽楷的去路,强迫他盯着自己。




周泽楷从江波涛眼中看出了紧张,却伴随着坚定。




“我喜欢你,不是一时兴起。这是经过深思熟虑和自我剖析的。我听过许多关于‘喜欢’的定义,却发现每一条都适合想着你的自己。我没有把你当成老师,我只是,只是……只是喜欢一个人,他叫周泽楷。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,这份感情……是真的。”




江波涛紧张得睫毛都在颤抖。周泽楷看在眼里,强忍着没笑出来。




“乖。”周泽楷微微勾了勾唇角,拍拍江波涛的头。




然后看着江波涛的眼神迅速暗淡下去。




接着一个熊抱扑上去,在江波涛心口使劲蹭。




真感慨,刚才还避之不及的人,此刻就在怀里。刚刚还长叹的所谓狼子野心,此刻却十分开心地听着,那声音鼓噪耳畔,只为自己跳动。




鲜活的。




“小周老师。”江波涛闷闷的声音传来,“你差点吓死我。”




周泽楷嘴角弯着,实在是收不回来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咕咕咕咕柒月柒日长生殿 转载了此文字